本地

上海电影节丨沪港电影合作与交流:多年融合进入新阶段

作者:admin 2019-06-23 我要评论

上海与香港在电影世界中的交织由来已久。回溯两地电影发展史,1937年上海沦陷后,一批上海电影人撤退至香港,给香港电影带来发展契机;而在内地电影行业进入新阶...

上海与香港在电影世界中的交织由来已久。回溯两地电影发展史,1937年上海沦陷后,一批上海电影人撤退至香港,给香港电影带来发展契机;而在内地电影行业进入新阶段后,尤其是商业片起步发展后,上海与香港导演的合作更为密切,王家卫、关锦鹏等导演成为沪港电影交流的重要人物。此后“北上”成为不少香港电影人近些年的事业关键词,合作拍摄也逐渐成为常态。

6月21日下午,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论坛以“沪港电影合作交流”为主题,邀请上海与香港影视行业代表们,拍摄出叫好叫座电影《无双》的香港导演、编剧庄文强,监制《明月几时有》的香港独立制片人林炳坤,上海电影(集团)有限公司董事长任仲伦,香蕉影业执行总裁韦翔东出席此次论坛。从两地电影人合作的切身体验出发,探讨如何推动沪港优秀电影人进一步加强交流合作。

 


与会嘉宾韦翔东、庄文强、任仲伦、林炳坤和本场论坛主持人魏君子

本文现场图片:上海国际电影节

亲切感

林炳坤从1968年加入香港长城电影制片公司就开始进入制片行业,至今为止制作了超过80多部不同类型的电影。他回忆,自己和内地合作印象最深的一部电影是1989年谢晋导演拍摄的《最后的贵族》,当时整个剧组还去了美国纽约取景,“现在是普遍,但当年中国市场还不是很蓬勃,预算也不多,所以我们能够去纽约取景非常不容易,虽然很艰苦,但效果很不错。”他感慨,曾经合拍片障碍重重,但双方都依然努力拍出更好的电影,现在内地电影市场强大,应当更珍惜这个市场。

 

庄文强

对于导演庄文强来讲,上海是一种亲切感:“上海是很好的片场,它保留了很多地方,那些建筑能给导演更多的想象力。”除了环境亲切感,也有文化相似性的亲切,他提到只有在这两个城市拍片,方便程度是最高的,市民围观不会给拍摄带来什么障碍。香蕉影业韦翔东笑称自己只能在资深前辈面前讲讲情怀,他认为,之所以让香港电影人能在上海有亲切感,在于上海和香港的共同点,是都有精致的都市文化。

作为内地电影人代表,任仲伦反过来说,香港电影人在上海找到亲切感,也同时给内地产业带来巨大好处,他总结一是体现在规范流程的工业化上,二是商业化思维和商业表现能力。在他个人的切身感受中,香港电影人的敬业和职业道德给了他很大震撼,“我始终觉得香港电影人相对来说比较谦虚。”他特别提到,香港电影人不超时不超支的职业精神让他很钦佩,“这在当下中国电影界,算是伟大的品德。”

新方向

接近的城市文化能让两地电影人相互产生亲切感,但亲切感未必就意味着可以照搬。庄文强提出,实际上在内地电影市场发展起来后,刚开始的合作效果并不特别如人意,“一直以来纠缠香港导演的是,接地气。到底接什么地气?我们其实混乱了一段时间,一开始找了北方的编剧,以为这样就可以。”他举例自己早期的《关云长》两地观众都不大接受,而到《窃听风云》,尽管有内地演员参与,电影质量也不错,但又在内地被看成彻底的港片。这两种极端结果让他思考哪种维度的结合才合适?

“后来是上海给了我灵感,我发现接地气是很笨的想法,电影语言是国际语言,上海电影最辉煌时期是默片时代,没有任何语言,却在一百年后还是经典电影。”庄文强最终把方向改为把复杂变简单,“改到《无双》时候,那其实是很复杂的事情,但我用了很简单的故事和出发点去做。”

从合作不顺畅到口碑不俗的《无双》,庄文强进一步提出,他认为之后可以把香港人的故事放在上海城市文化中。林炳坤也认为,更深层次的在创作阶段就加入和香港文化接近的上海元素,可以成为接下来的新方向。“不是说我去拍内地编剧剧本,这样就没有意思了,应该从题材创意开始合作。上海和香港从认知上比较接近,创作要靠这个东西。就像林超贤拍《湄公河行动》《红海行动》,爱情也好,商战也好,一定要导演、编剧整个一起合作,这里还有很大的空间。”

任仲伦

对此,任仲伦倒认为不应该拘泥于到底是谁写的剧本,谁做的导演,即将上映的《攀登者》就是徐克、李仁港监制,编剧是内地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家阿来。“这个题材彻头彻尾是内地题材,我觉得他们没有什么隔阂,也许香港艺术家和大陆艺术家经过这么多年的融合达到了新的阶段,没有什么地域身份,彼此一两句话就理解了。”

同时他提出,如果要论新的创作概念,可能在2017年李安曾提到过的南方电影倒是有可能,李安认为上海、香港和台湾对于电影审美有近似性,因此可能未来会出现风格一致的南方电影审美。但任仲伦认为,目前国产片还处于模仿阶段,类型片并不成熟,等到类型片能力足够好,“南方电影”也许会成为新方向。

新政策

今年,五项利好香港电影业界的措施相继出台,包括“香港人士参与内地电影业制作,不再作数量限制;第二是对于香港与内地合拍片,在演员比例上及内地元素上,不作限制;第三是取消收取香港与内地合拍片纳项申报费用;第四是香港电影及电影人可以报名参评内地电影奖项;最后第五项是香港电影企业在港澳地区及海外,发行推广优秀内地电影及合拍片,可申请内地提供的奖励”。

林炳坤和庄文强都共同提到,目前对于内地和港片来说,最大的对手应该是西方电影,“可能内地没怎么经历过,但是香港有经历过,八九十年代电影人懒了一点,整个市场就被美国化了。”庄文强认为目前最大的担忧是外片的冲击。

对于外片冲击的话题,任仲伦觉得,“真正的电影强国标志应该是有全球影响力的电影,而不仅仅是银幕数和观影人次。”最后,任仲伦推荐,对于沪港电影的课题,可以先去上海电影博物馆看看,那里对于上海电影历史的梳理中,常常出现香港的身影,“那里可以找到香港和上海合作的根基。”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上海警察禁毒MV 为了禁毒日真的是豁出

    上海警察禁毒MV 为了禁毒日真的是豁出

  • 上海电影节丨沪港电影合作与交流:多年

    上海电影节丨沪港电影合作与交流:多年

  • 上海科技影都出台16条面向影视产业重点

    上海科技影都出台16条面向影视产业重点

  • 为什么哈弗H6能做69个月NO.1?网友:活

    为什么哈弗H6能做69个月NO.1?网友:活